广元信息网
历史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

绝色逃妃修仙记 第四十四章 你教我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3:18:34 编辑:笔名

绝色逃妃修仙记 第四十四章 你教我

端木靖齐眼中透着一抹认真,很难让人认为他所说的话是假的。

白若璃没有因为那句“非你莫属”而感动。

对于这个男人的诺言,她不想相信,也不能相信。

不知为何,白若璃总觉得端木靖齐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不能轻易相信。

她觉得,端木靖齐看她的眼神很奇怪,似爱又好像很恨,反正就是认她很不舒服,一直想要逃离。

“殿下,白若璃有哪一点让你看上了,我既不温柔,也不乖巧,是个男人恐怕就只会看上我的这张脸,但那样的话,我白若璃不稀罕,也不会接受这样的感情。”白若璃不想和他多做纠缠,只好摊牌。

“爱妃为何如此贬低自己,你无论哪一点,本王都很喜欢。”端木靖齐半开玩笑道。

“我是认真的!”白若璃怒道。

看着他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,白若璃心中很不爽。

“本王也是认真的!”端木靖齐收起那副纨绔子弟的模样。

白若璃平视着他的眼睛,试图在他的眼中找到一丝丝欺骗,但是很可惜,没有。

他的眼睛如新生婴儿那样纯净,没有一点欺骗,只是显得特别认真。

白若璃突然有点想要逃离这里,在这个男人身边,她觉得总有一天会万劫不复的。

白若璃把心中的那些情绪掩饰起来,“王爷,也许只是你一时兴起,若璃自小就是废材草包一枚,王爷和我在一起,不会觉得自惭形秽?”

“那是他们嫉妒爱妃,爱妃何足挂齿,莫非爱妃是怕本王朝三暮四?”端木靖齐戏谑道。

“端木靖齐,本姑娘说了,不喜欢你,不想做你那什么破王妃,你听不懂吗?”白若璃的耐性被他的轻佻给磨没了。

“本王说一不二,说出来的话就如同泼出去的水,爱妃,你一辈子都休想逃出本王的手掌心。”端木靖齐再次警告。

“疯子,端木靖齐,**就是一个疯子。”白若璃怒吼。

她一直都是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,但是在端木靖齐面前,这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却土崩瓦解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端木靖齐大笑,“爱妃说得不错,本王一个人疯没意思,本王拉着你一起疯。”

“你……”白若璃发现自己竟无言以对。

“你到底想要怎么样?”白若璃已经疲于应付了。

月亮升起,月光照射在这座亭子,显得有点冷清,正如白若璃此刻的心情。

那个曾经在特工界叱咤风云,杀伐果断的一级特工,如今却觉得很累。

这个男人气场强大,肆无忌惮,仿佛是九玄天上的神,令人敬佩,又令人难以亲近。

白若璃一点也不喜欢这种男人,非常不喜欢。

“你在怕什么,以前不是很厉害吗,现在就怕了,嗯?”端木靖齐眼中隐忍着一股怒火。

“王爷觉得我在怕什么?”白若璃不卑不亢

她是知道端木靖齐眼中的怒火的,但是她选择视而不见。

“你是在怕你会爱上我。”端木靖齐说道。

“噗……”正在饮茶的白若璃毫不预备地一口喷出来。

“王爷相信爱那东西?”白若璃才不是白痴,爱上他,真是天方夜谭。

“不信。”端木靖齐斩钉截铁地说道,没有一丝,哪怕一点犹豫,“爱妃,你信吗?”

“我信。”这不是违心的话,这世上有哪个女孩子不憧憬爱情的,白若璃也不例外。

端木靖齐但没有想到白若璃会答得如此干脆,一点儿也不拖泥带水。

“所以,王爷,我不信什么勉强是没有幸福这种话,但是你却不信爱情,而我渴望的爱你不能给我,也给不起我,何必老是捉着我不放呢?你是王爷,有许多比我更好的女人爱你,你也有很多选择,不是吗?”

“你教我。”端木靖齐说道,但是话一出口,他又后悔了。

想他堂堂齐王殿下,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,没有什么是他不会的,如今却得让别人教他什么爱,会不会太可笑了?

“什么?”白若璃以为自己是听错了,于是再次询问,“你说什么?”

端木靖齐咬牙切齿,这丫头明明就听到了,还假装听不到,“你教我,既然爱妃说我给不了你爱情,那你教我如何做。”

“教你?”白若璃掏掏耳朵,确定自己没有幻听,“很抱歉,我教不了你。”

“为何?”端木靖齐不解,这丫头既然说想要爱情,如今却不能教他,这是为何?

“爱情它不是教科书,是每个人与生俱来就有的,它是一种信仰,一种很浪漫的信仰,我是教不了你的。”白若璃摊手。

爱情的美好是天生就的有,爱到深处自然深,不懂爱情,你什么都不是,就如同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,没有思想,没有感情,冷冰冰的。

白若璃却不信端木靖齐不相信爱情,在他身上肯定有什么秘密,导致他不再相信爱情。

可是,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,这与白若璃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。

教他?一个不相信爱情的人,无论你教什么,那都是没用了,纯属徒劳无功。

“信仰?这东西本王不稀罕。”端木靖齐嗤之以鼻。

“因此你不配得到爱。”白若璃不喜欢这种对爱情表无所谓的态度,在她心里,爱情就是她的信仰。

虽然她曾经遭到背叛,那纯属,她少不更事,对爱情不懂装懂,还有她识人不清,那是她活该,但是,她不允许有人破坏她心中的信仰。

端木靖齐听到她的话,顿时出手,掐住白若璃的皓白细颈,“你说什么?”

白若璃一时没有防备,被他轻而易举地掐住脖子。

她只觉得空气越来越稀薄,脑子开始模糊不清,脸色苍白发紫,看起来是那么令人心疼。

难道她今天就要死在这男人的手下吗?

白若璃不甘心,好不容易重生,如今却因为一句话死在别人手下,这让她到了阎王殿如何在其他鬼面前抬头做人,哦,不,是做鬼。

憋屈加委屈的情绪慢慢爬上白若璃的心头,像一只巨大的手掌紧紧地把她包围。

不知过了多久,端木靖齐松开手。

白若璃随着他的手滑落到地面上。

她大口大口地呼吸,就好像是缺水的鱼儿重新回到池塘的那种感觉。

就在这一刻,白若璃以为是她的死期将近,马上就要去见阎罗王了,但端木靖齐就在她停止呼吸的前一秒放开了她。

等白若璃的脸色慢慢好转的时候,她一个蹦达,从地上跳起来,朝端木靖齐出掌。

她使出全身的力气,拼命地攻击端木靖齐。

白若璃气极,他知不知道,如果他迟疑一秒,她白若璃今天就真的要去见阎罗王了。

对待那些想要她的命的人,白若璃不会轻易放过他的。

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不好意思,你就等着千倍奉还吧。

她白若璃可不是什么好欺负的主。

端木靖齐一只手档住白若璃横劈过来的手掌,另一只手握住她的另一只手。

白若璃见双手被钳制住,于是,她一记旋风腿横扫过去。

端木靖齐离她很近,一时不察,被她踢中。

昆明天伦妇产医院的地理位置
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预约
昆明天伦妇产医院的具体位置
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怎么样贵不贵
昆明天伦妇产医院能刷医保吗